企业文化

我的中国梦

来源:集团总部 作者:王倩 时间:2014-03-07【字号:

梦想在不同的年龄段,被赋予的内容变了许多回。小时候想做科学家发明创造,当医生救死扶伤,还是做个小老师尝尝监考的滋味儿。几近而立之年,童年时憧憬着做一名赛车手的孩子,长大后成为了坐在办公室的小职员;从小梦想做白衣天使的她,却充当起了伸张正义的法官;儿时幻想着有一天不用面对堆积如山的作业和从不迟到的考试的他,变身一名人民教师。孩童时的梦想总是美好而充满希望的,那时的梦想是具体的,是一个脑海里的人物形象,是驾驶赛车的那个人,是开药治病的穿白衣的奶奶,是戴着眼镜手拿试卷的老师。长大后的梦想,反而缺少了儿时梦想里的那些清晰地轮廓。面对生活的现实,工作的压力,从事着并非自己梦想中的职业、专业,不断改变着适应社会的我们又一次踏上了寻找梦想的路。

回想起几年前读书时单纯的梦想,有一份踏实且忙碌的工作,一个小小的家,有一位爱人相随和父母相伴,不需要太多的物质,简单快乐足以。然而当自己孤身一人来到这座城市里,租住在居民区,成为北漂一族,心里的思绪万千。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小区绿荫长廊里坐着的是抱着孙子孙女的大妈,路上缓缓地走着的是拎着菜篮子的老人,小区各个角落里,总有一个、两个拾荒的白发老人在垃圾里寻找废旧瓶子和纸盒。年轻人成家立业,忙东西;老人退休持家,照顾孙子。想象着我的父母,以后也会随我来到陌生的城市,带着我的孩子,走在这样的路上,我内心里深深地不安。

小时候的梦想很具体,长大了的梦反而很抽象。梦想着努力工作,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给父母,想象着梦想实现那一天。然而在我们行色匆匆向前冲的时候,回过头来看见的是为我操劳辛苦半辈子退休后继续在家忙碌的父母,顿时我的梦想又渐渐清晰而具体了起来。

加入新时代健康安养事业部,在集团大健康的经营思路下,发展和从事着和养老产业相关的工作,每天眼里看着的,心里想着的都是中国的老龄化社会的现状,脑海里思索着人口老龄化即将造成这个社会带来的巨大问题。站远了看,这是一个社会的问题;离近了说,这其实是每一家每一个做子女的困难。年迈的父母、老人,谁能为他们的本该安享的老年生活负责呢?这是我们的问题,也是我们的责任,任重而道远。所以为帮他们解决养老问题尽一点力就是我现在的中国梦。

国外的老人退休后,拿着养老的钱安度晚年。他们清晨锻炼身体,午后喝茶修身养性;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世界各地旅行;待到过年过节的日子里,有儿孙环绕膝下。直到年迈多病需要人看护时,他们可以选择入住养老院,继续享受安静的生活和专业的照料。他们的生活是惬意的,充实的。而我们的父亲、母亲,在从工作的繁忙中停下来,紧接着又被捆绑在家中的琐事里,接过的孩子家庭的重担。下有嗷嗷待哺的孙辈,外有奋力拼搏生计的儿女,他们为自己和孩子的生活继续忙碌不跌。当下,我国养老产业才处于起步阶段,对有老人服务的需求还不能得到满足。而由于独生子女政策造就的我们这一代80后、90后,两个子女在面对着的是高房价、高压力的生活工作的同时,还需要赡养和照顾四个老人和自己的孩子。父母亲本应该享受安养的退休生活,可处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的他们却继续辛苦。他们的生活质量怎样得到保障,他们年迈体弱时,谁能腾出足够的时间悉心照料。当我们力所不能及的时候,就需要社会力量提供专业周到的养老服务,让父母在和儿女生活在一起得到精神满足的同时,能借助外力提高老人生活的品质。

我梦想着,有一天当下这样的局面可以被打破,我的父母可以在奔波劳苦多年后,没有后顾之忧的和我生活在一起,享受自己悠闲的退休生活。老吾老有及人之老,让天下父母老有所养,是每个做儿女的梦,也是我的中国梦。

我们集团正在规划中的养老服务产业,希望能为老人建造理想的生活和养病场所,提供专业的各种服务之余,还努力丰富他们的生活。为他们打造精致的养老生活,替天下的儿女们减负成为了我们的奋斗目标。然而面临严峻的养老问题,我们的养老地产可以服务的仅仅是几亿老人中非常微小的一部分,我们的能做的也太有限。因此应该呼吁社会力量投入到这个关系到家家户户的行业里,为不同需求的老人提供多种的老年服务,给他们带来生活上的便捷,身体上的照护和心理的安慰。家是最小的国,国是千万个家,每一个小家安稳幸福,才组成我们大家庭的和谐稳定。为老人撑起他们的天让我们这些勤勤恳恳肩负起国家重任的天下儿女,没有后顾之忧,也是我们迫在眉睫的任务。

才年过五旬的父亲总感叹如果他的父母亲还在世,到现在也能享上他的福了。我想这是很多人的无奈感慨,所以只有我们更多的人、更多的社会力量加入到养老服务产业中,替天下子女照顾他们的父母,实现我的中国梦,那等我们老了,这样的无奈也可以少一些。